当前位置: 首页 > 伟哥多钱 > 别坑朴槿惠了她买伟哥是为了治肺病

别坑朴槿惠了她买伟哥是为了治肺病


/ 2017-07-01

  近日韩国倒总统朴槿惠呼声四起,花样迭出,就连其花购买300余粒伟哥、(化学成分为枸橼酸西地那非)都被翻出来,引起中韩老司机们一片狂欢,作为医学专业老司机,我们只能对这种Happy表示!

  从全球吃瓜群众沸腾的朴槿惠“伟哥门”中,我们一起来看看世界各地老司机们如何用伟哥黑朴槿惠的。

  韩国自曝青瓦台在去年 12 月,先后购入价值约 83 万韩元(约合人民币 5000 元)的“伟哥”。纷纷青瓦台国民税收。回应说“为了应对 5 月位于海拔 1000 ~ 2000 米的非洲三国之行,是作为高山病治疗药而购买的”,而且“一次也没有用过,就一直放着”。

  《印度时报》24 日报道的标题就是“韩国总统朴槿惠的办公室发现伟哥”,阿三黑的好,黑别人都是套!

  美国“morningledger”新闻网报道“青瓦台遇上蓝色药丸”时称,“韩国总统因办公室囤积伟哥遭”,被指纳税人的钱,还算客观,但是这个 blue pills 真的不能直接理解为蓝色药丸啊,这个你懂的。

  《纽约时报》称,青瓦台的蓝色小药丸在韩国引发了玩笑、猜测以及风暴。常吃伟哥的山姆大叔态度不以为然,这事儿在人家眼里就算个 X 。

  韩国《东亚日报》24 日以“伟哥与青瓦台的节约”,对自己的总统很体面的打出一记重磅黑拳,援引韩国医生的话,“伟哥既不是专门药物,还会产生副作用,购买伟哥的做法十分奇怪”。生产商也及时补刀“伟哥是用途的专门药品,其目的是治疗勃起障碍”。

  24 日引述韩国《京乡新闻》的报道,故作一脸懵逼称,海拔 1800 至 2750 米高度时才会有 22% 的概率患高山症,朴槿惠访乌干达要去的地方海拔只有 1190 米,你备那个东西干嘛啊?

  但是作为专业的老司机们,(临床医生的你我)就算不给朴大妈洗地,也要为“伟哥”先生(枸橼酸西地那非)正名!

  枸橼酸西地那非临床是可以用来治疗肺动脉高压(PAH)的,2005 年,国际高原医学会皮特·哈克特(Peter Hack-ett)在国际高原医学大会上说过它能够治疗肺水肿,而且很安全。

  笔者 2006 年在朝阳医院呼吸科期间,科室里有一位女性肺动脉高压患者就是因为口服枸橼酸西地那非后,症状得到显著改善的。关于西地那非的治疗价值,朝阳医院的前任院长王辰院士和翟振国博士的科研荟萃分析证明,短期使用西地那非很安全,可以提高肺动脉高压患者的运动耐力,增加运动时间,降低肺动脉压,缓解肺动脉高压病情恶化。然而当时向女性患者告知口服“伟哥”很具有挑战性,男人服伟哥要悄悄地、别声张,让一位女性服伟哥,患者和家人会认为医生的“脑洞”开的也太大了吧?不料 10 年后的今天,在韩国的一位女性也因枸橼酸西地那非中枪。

  ① 肺动脉高压(PAH)可伴发于多种心血管疾病和肺疾病,原发性肺动脉高压病因不明,继发性肺动脉高压可见于结缔组织病或先天性心脏病等。

  高原性肺动脉高压是慢性高原病较为严重的阶段,通常会发生肺小动脉重塑和右心增大。心室肥厚的程度与肺血管的收缩反应,肺血管阻力大小,和海拔高度具有明显的相关性。缺氧的血管收缩导致肺动脉压急剧升高是高原肺水肿(HAPE)的重要发病机制之一,

  通常针对高原肺水肿、肺动脉高压的治疗,立即脱离高原,休息,吸氧等会改善高原病症状。有效治疗药物中较硝苯地平的心率改变,枸橼酸西地那非具有明显的扩张血管,改善供血且不增加心率的好处。

  ③ 小儿因胎”粪吸入综合征“继发的持续肺动脉高压,这是引起新生儿发病和死亡率增高的主要原因。

  肺动脉血流压力持续升高引起的隐匿性病理生理状态,特征性病变包括动脉中膜肥厚、内膜增生、原位血栓形成和丛状病变及心力衰竭,因发现及诊断困难,发现时往往不可逆,因而其平均时间仅为 2 ~ 3 年。

  作为第一个获 FDA 批准的口服治疗肺动脉高压的药物,西地那非针对先心病、慢性血栓栓塞性肺动脉高压、肺纤维化及严重心力衰竭,其扩张血管作用可以降低肺部血压。

  其药理作用是西地那非可以通过中间代谢产物,除了产生直接扩张肺血管作用外,还可能预防或逆转血管重构。因而针对继发性肺动脉高压,西地那非能够显著增加运动时动脉氧饱和度,并减少静息时和运动时肺动脉收缩压,同时显著增加最大工作负荷和最大心输出量。

  无论是原发性和继发性肺动脉高压,儿童和患者均有良好的治疗作用。因此 2013 年版《新生儿治疗肺动脉高压诊疗指南》明确把西地那非列为治疗肺动脉高压的药物。

  目前也有提示,长期口服西地那非可能是治疗肺动脉高压安全而有效的手段,可以单独用药,也可与 NO 及前列腺素类药物联合应用,治疗更便宜、方便,更安全。在继发性肺动脉高压的治疗中,如应用前列腺素治疗后病情仍恶化的严重 PAH 病人,仍然可以联合西地那非治疗。

  朴大妈要去非洲高原准备“伟哥”可能真的是健康需要,不是你们老司机想的那样。这一点在国外的诸多文献中都有提及,专业老司机懂的,肺动脉高压症状隐匿,诊断困难。王辰院士的荟萃分析中已经阐明以上观点。对于既没去过非洲也没去过国内最高海拔的机场(昌都邦达机场)的吃瓜群众们,你体会不到高海拔地区对朴槿惠这种办公室文职人员久坐的风险,远距离长时间飞行(韩国首尔飞埃塞俄比亚的亚迪斯贝巴机场要连续 10 多个小时)和坐落在乞力马扎罗山上的高海拔机场对其心血管的身体。

  脑海中泛出的报道,文中质疑海拔 1800 至 2750 米高度时才会有 22% 的概率患高山症,朴槿惠访乌干达要去的地方海拔只有 1190 米,没有可能出现肺动脉高压问题,但是专业老司机眼里的肺动脉高压有时真的和海拔无关。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