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伟哥多钱 > 荀越青瓦台的伟哥是用来做什么的?

荀越青瓦台的伟哥是用来做什么的?


/ 2017-06-29

  从今年的10月24日开始,已经在中国电视剧市场拥有相当多观众的韩剧迎来了新的转折点——由韩国总统朴槿惠及其“闺蜜”等人亲身出演的大剧,彻底改变了韩剧给人们的印象,原来三八线南面不只有哭哭啼啼的爱情剧和动不动死主角的癌症。兼具魔幻、现实、、谍战等复杂元素的剧码堪比太平洋对岸的美国,远超好莱坞,具备任何优秀编剧都编不出来的神转折;也又一次教育了全世界观众,生活这玩意,永远比艺术高明。

  总之,剧情演到现在,还混杂着各种的解释——这大概是此剧独有的支线吧,已经对朴槿惠本人的声望造成了性的打击,其支持率屡创新低。

  当然对于中国吃瓜群众而言,闹得再大也是韩国人的事情,但青瓦台竟起某些医学和生理学标准了。看到这里,作为药学专业出身的笔者,不禁放下手中的瓜,从小板凳上站起来了……

  最近几天,韩国爆出了一个喜闻乐见的料,韩国在野党议员金相熙22日说,青瓦台2015年12月曾购入364片“伟哥”及同类药物。

  对此,青瓦台发言人郑然国的解释是,这是为总统随行人员准备的防治高原反应药物。可一般被认为是治“不行”的药,怎么就成了防治高原反应的药呢?

  “伟哥”,学名西地那非,诞生本身也是歪打正着,原本打算治疗心血管疾病,结果变成了广大男性的,主要适用于治疗男性勃起功能障碍和肺动脉高压。

  治疗肺动脉高压,听上去是和高原反应有点关系。然而,郑然国说的高原反应,指的是平原生活的人快速进入高原区域,因为高原的低压低氧,人身体内部压强高于外部。肺部和脑部产生功能障碍,导致的病反应,常表现为:高原性头痛(Altitudeheadache,AHA)、急性高山病(Acute mountain sickness,AMS)、高原肺水肿(Highaltitudepulmonary edema,HAPE)、高原脑水肿(Highaltitudecerebral edema,HACE)。一般最常见的是急性高山病,狭义的“高原反应”指的都是急性高山病。

  主要产生高原反应的原因一般是习惯平原生活的人不经过渐进式的训练,快速进入3000米以上区域,在这种情况下一般有50%~75%的人出现高原反应(一部分适应能力强的人不会产生高原反应),轻微的高原反应无非是头痛头晕,恶心,一般都能在 3~10天后,身体适应高原的低氧低压,症状逐渐消失。

  而比较严重的会产生高原肺水肿和脑水肿,就有的。西地那非能够扩张肺部血管,降低肺部分压,对于高原肺水肿有疗效,但对于其他范畴的高原反应的治疗效果并不明显,甚至有反效果。

  高原反应的存在不仅仅困扰着登山爱好者和旅游人士,对于民航客机也有重要的影响。因为要在高空飞行的民航客机比起地上更要考虑舱内气压的问题。在更为低压的高空。如果舱内保持与地面高压一致,那内部气压远高于外部,需要花更大的成本加强客机结构,免得像气球一般爆开;如果舱内保持与外部一致,那舱里的客人也就活不成了。

  最终研究发现在大约海拔8000英尺(2400米)高空的高度,大多数人都能适应这个高度的大气气压而不产生什么过度的病理反应,因此一般民航飞机的气密客舱都要求在最大高度飞行的时候,座舱和行李舱气压高度不超过2400米(也即与2400米高度的气压保持一致)。

  青瓦台给出的理由,是朴槿惠2016年5月访问埃塞俄比亚、肯尼亚、乌干达,而去年12月采购的“伟哥”是为去这几个东非高原国家准备的。

  确实,这几个东非高原国家的海拔都不低,但也没高到哪里去。在朴槿惠访问的地区中,海拔最高的是埃塞俄比亚首都亚的斯亚贝巴(海拔2355米),这个海拔基本也就是丽江的水平。

  丽江海拔最高的地方是4000米以上的玉龙雪山,其他地方2400-2600米海拔几乎都不会引起高原反应,哪怕是玉龙雪山只要合适的过渡也不会引发严重问题

  但是对比此前的介绍,估计都能看出不对来。基本上,不管是急性高山病还是高原肺水肿,多数正在3000米高度才会产生高原反应,而朴槿惠如果线米高度的国家都会产生高原反应,那她在乘飞机时,处于类似甚至高度更高的客机气压,她也得吃药。

  也就是朴槿惠生来就不能坐客机,必须坐为她调整气密舱的专机。“为专机而生”,“高原反应锻炼了我”,看来朴槿惠从一出生就是个要干大事的人。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