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伟哥多钱 > 被伟哥贿赂的阿富汗只能在床上打胜仗

被伟哥贿赂的阿富汗只能在床上打胜仗


/ 2017-06-27

  在几个保镖的下,美国中央情报局(CIA)的两位特工进了老族长的房间,几颗包装精美的蓝色小药片被地放在桌子上。

  翻译委婉地解释了药物功用,“这是美国产的万艾可,试一片,您就会爱上它。” 老族长紧皱眉头,抬头瞟了一眼躲在帘子背后的四老婆,犹豫地收下了礼物。

  几天后,族长眉开眼笑地再次了特工,把自己所属领地内武装的动向一股脑地倒了出来,美军只要源源不断地提供神奇小药片,就可以在他的地盘上。特工们长舒一口气,终于啃下了这块硬骨头。

  “一粒就能让你硬上四个小时。”在战火纷飞的阿富汗,伟哥能让你连续保持战斗状态。但如果在做的时候下面还不愿意投降,那就只能多跪一会儿乞求真主原谅了。

  尽一切可能用伟哥交朋友和制造影响力。这是驻阿富汗的情报人员从大本营接到的指令。

  在这里,地方武装和部族首领是最抢手的线人资源,为了不让和伊朗情报机构抢占先机,CIA不得不伤透脑筋,用尽一切灵活手段拉拢他们,除了伟哥,送药物、玩具、随身小折刀等工具,甚至先进的手术治疗、拔牙和旅游签证都在给线人的好处之列。

  咱们今天的任务就是在地图上的这里...这里...还有这里分发伟哥,让酋长们感受到和。

  “如果你直接给线美元,他们会去找珠宝商,然后扛着镀金的AK47招摇过市,当地里都清楚钱的来源,他即使保住性命,也无法再提供有价值的情报了。”前CIA特工史密斯透露说。

  阿富汗战争期间,CIA特工把伟哥当成贿赂线人的绝妙战术。除了解释用途时嘴角难以掩饰的一丝尴尬外,在各方角逐的复杂局势里,这种混合着人类原始的药片是比钱还好使的硬通货。

  你只需像摸口香糖一样从容地从口袋里掏出这种蓝色小药片,再来一句“交个朋友吧!”就能让不眨眼的军阀脸颊泛红。

  伴随2001年第一枚从天而降的,山姆大叔不仅带来了火箭和大炮,无数颗蓝色药片夹杂着味道的荷尔蒙也一同在这片保守的伊斯兰国家土地上撕裂开来。

  很快,这种“异域神药”就演变成阿富汗人口中的“眼镜蛇”、“火箭”或者“家庭助推器”,街头巷尾窃窃私语的谈资自然也少不了它。

  阿富汗的走私贩子最不愿面对的就是一些扭捏的散户。询了一圈最近军火毒品的黑市行情后,他们还支支吾吾不肯离开。走私贩子只能不耐烦地问:“你就说是不是想要伟哥?”

  除了方便携带和交易,当地的婚姻习俗也为伟哥的流通泛滥狠推了一把。阿富汗是现存少有的盛行一夫多妻制的国家,只要养得起,法律上娶四个老婆是没有问题的。而他们选择新妻的标准只有一个,那就是“更年轻”。

  阿富汗人相信,男比女大十来岁会让夫妻生活始终保持和谐。但比谁的娇妻更年轻就像比谁赚得更多一样,愈发成为阿富汗男人们展示雄性优越感的重要指标。

  75岁的哈吉阿卜杜尔哈发在喀布尔经营一家汽车维修店,他新娶的第4位妻子只有24岁,“在她身上我重新找回了年轻鲜活的感觉。”

  青金城堡的阿飞兹才娶了两个老婆就有些受不了了。她们有时会吵架,吵到严重时阿飞兹忍不住,为了公平,“两个要一起打”,但到了晚上阿飞兹就只能睡在地毯上了。

  没有几个女人愿意承认自己的男人服用伟哥,如果遇到丈夫不举的情况,在这个伊斯兰国家,只有极少数受过教育或者很富有的女人才能提出离婚,多数妇女还是跟着父母为她们选择的丈夫将就一辈子。

  虽义要求女人对自己的丈夫保持高度忠诚,但对于别的男人可没有,只是Farkhunda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会因此送命。

  她发现双剑王神庙里的一位毛拉(神职人员)走私伟哥和,想要极力。这个行为激怒了毛拉,为了惩罚这个挡自己财的女人,他冲出神庙,站在街头大喊:“她烧了古兰经!”

  这时正巧有一群刚从清真寺做完礼拜的男人,这句话就像触动了他们身体里植入的定时开关,对着Farhkunda,面对一百多个壮汉,一个女人拼命解释的哀嚎早已淹没在横飞的唾液里。最终们当街了Farhkunda,并将尸体焚烧。

  这场惩罚“异”的仪式成为男人的集体狂欢,拖着尸体欢呼雀跃的人群却不是这个国家最痛恨的恐怖。

  因为成本低廉、利润丰厚,只要把滑石粉染成蓝色,再倒入模具,价格就能翻上几十倍,假伟哥在阿富汗的黑市上如同瘟疫一般。

  界范围内,77%在线销售的伟哥都是假货,假伟哥产业链的估值高达750亿美元,是世界上被假冒最狠的药物之一。

  中东市面上一半的药品都从巴基斯坦走私进入,阿巴交界的边境黑市因此生意兴隆。在尘土飞扬的集市上,你除了能轻易买到假护照、毒品和以外,还能看见印着奥巴马头像的假伟哥在汗水泥土交织的地摊上熠熠生辉。1美元4片,价格便宜,相当畅销。

  自信的笑容和手势无不彰显第一强国的威慑力,配合着金属盒子内里舶来品的高贵出身,穆斯林男人们似乎第一次想冲破些什么,变得像奥巴马一样。这种潜在的意识形态输出大概是奥巴马放弃讨回天价代言费的唯一理由。

  本被击毙前在阿伯塔巴德的豪宅里隐居了五年,除了种蔬菜、养奶牛,最喜欢的就是喝着有“植物伟哥”之称的野燕麦糖浆看黄片。

  具有类似嗜好的还有卡扎菲,这位大者在生前对伟哥形成了强烈依赖,“他每天都会和4到5名女子发生关系”。生活在卡扎菲身边7年的助手说。

  后来美国宣布撤军阿富汗不久,美国就花了4000多万美元购买“伟哥”,以帮助治疗驻阿富汗军队士兵的勃起功能障碍症(ED)。3年内,军事人员在这个方面治疗费就高达2.94亿美元,相当于4架美国空军F-35联合战斗机。超过一半士兵的ED是由创伤后应激障碍、抑郁和焦虑等“心的”因素导致。

  “没有伟哥,我根本硬不起来。”一个男孩偷偷打给联合国人口活动基金会(UNFPA)在阿富汗设立的援助热线时说。

  在这个极端保守、性别高度隔离的社会公开谈论性几乎是不可能的事,很容易就被曲解为是一种的标志。

  “如果你拿自己的阳痿去求助家人或者朋友,换来的只有、伪娘和不的标签。救助热线于我而言简直是一种恩赐。”

  如今阿富汗有60%的人口低于25岁,但你却几乎看不到学校里有任何的性教育课程,性咨询家的设立更被认为是一种思想的具象呈现而被。他们只能隐藏在热线电话背后,为深夜里的年轻男女解答疑惑。

  成长于911一代的阿富汗年轻人,在现代和传统之间游荡徘徊,对性的渴望以及教的焦虑无时无刻不在着他们。

  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喜欢用伟哥,但“我通常来电者不要一出现性方面的问题就寻求伟哥或鸦片的帮助。”接线员Shahed说。“我更希望他们真正去医院治疗自己的焦虑,或者换一种健康的生活方式。”

  就算去医院看病这种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对于正在经历战后重建的阿富汗来说也是困难重重。直到2016年,坎大哈省的200万人口中也只有40%的人口能获得医疗服务。

  在一名无国界医生的一项基于800名病本的调查中,1/5的病人有亲友因为缺乏医疗护理而死亡。40%的病人曾在去医院的上打斗、地雷、检查站和。

  “我们在晚上根本不敢到处,否则很有可能就在上被杀掉。我们宁愿病人快点死去,而不用整晚,这就是现实。”卡皮萨省的一位农夫说。

  常年的战乱激发了难民潮,数十年间有500多万阿富汗难民逃往邻国巴基斯坦。不少人在当地做保安、园丁、家政服务员,但因为缺少身份,大多数难民都是打黑工,在担心被发现并的恐惧中挨日子。

  2014年,一间巴基斯坦军事学校遭到恐怖,巴基斯坦迁怒于难以管控的难民,下定决心将他们回国。

  被送回老家之后,拥有10个孩子55岁工人哈金汗盯着战败之后只剩石子的荒野说:“除了尘土,这里一无所有。”在昔日喀布尔余晖的阴影里,哈金汗吞下一粒蓝色药丸。

  简介:我们探索所有年轻人最野生最自发的尚未被商业力量全面污染的亚文化以及那些美好而操蛋的东西。

  他娶了同学的妈妈,比自己大24岁,如今却是法国最年轻的总统候选人!他说人生所有选择,都应该基于对的追求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