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伟哥多钱 > 个论张田勘专栏朴槿惠如何走出伟哥门?

个论张田勘专栏朴槿惠如何走出伟哥门?


/ 2017-06-27

  韩国最大在野党共同党议员金相希(音)在查看青瓦台购买药品的详细清单时发现,青瓦台在去年12月购入了60板伟哥和304颗韩国国产伟哥仿制品,此外,还购买了150支胎盘注射液。

  或朴槿惠买这么多伟哥做什么用?青瓦台11月23日给出的解释是,“这是为应对5月位于海拔1000—2000米的非洲三国之行,是作为高山病治疗药而购买的”,“一次也没有用过,就一直放着”。(11月25日《环球时报》)

  这个解释,连韩国都不相信,称实在是没脸说这件事。从该药的俗称伟哥(音译为万艾可)人们都知道,主要是治疗男人的疾病,而且在朴槿惠访问的东非三国中,并没有一个国家的海拔高到能够引发严重的高山病。

  对此,外国也跟着起劲地起哄和揭秘,一向对特朗普毫不示弱,嘴如刀子般快、言语如朝天椒般辛辣的《纽约时报》也称,这是“蓝色中的蓝色药丸引发的蓝色笑话”,实则指“青瓦台发现伟哥引发的黄段子”。

  一个国家的总统引发这样说不出口的“段子”固然有其特殊的,例如朴槿惠的未婚、与老男人有更亲密的关系(上的夫妻),但本质上还是映射出在制度和的监督下已经被关入了,甚至连总统的私生活都会事无巨细地纳管中。

  朴槿惠能否得起韩国的浪潮以及是否能抗住(如果发生的话)当然至关重要,但即便像美国前总统克林顿度过,其拉链门也会成为历史的笑柄一样,朴槿惠的“伟哥门”是否也会落下笑柄呢?

  要摆脱“伟哥门”,首先是朴槿惠的团队还得继续仰仗于科学,多从伟哥与疾病,或伟哥与适应症的关系上做文章,看看能否取得的谅解。

  首先是,伟哥治疗高山病还是有效的,要继续进行深度说明。例如,美国登山专家安德鲁·洛克就表示,10年前就听登山爱好者说过,伟哥可以对抗登山时容易出现的肺水肿,虽然没有得到,但是服用伟哥可以减缓肺水肿的发展进程。所以,除了洛克外,还应当找更多的登山者来背书,或提供亲身服用伟哥的经历,或收集更多的伟哥缓解肺水肿的病例,以大数据来打消人们的疑虑。

  不过,伟哥缓解肺水肿只是其中的一种功用,其实伟哥还可以治疗心血管病。因为,最初伟哥是美国辉瑞(Pfizer)制药公司研制生产的一种治疗心绞痛的药物,但后来发现,它治疗男性勃起功能障碍(ED)效果更好。

  因此,伟哥用于治疗心肌肥厚病人和早期心衰病人是合理的。显然,如果青瓦台能出示总统患有心肌肥厚和早期心衰,那么采购伟哥并囤积起来就是有正当理由的,就像心梗患者要随身携带一样。

  不过,这需要更为的医学,如果能让朴槿惠的主治医生(任职时间为2014年9月至2016年2月)、首尔大学医院院长徐昌锡来解释,或许更能让信服。遗憾的是,首尔大学医院称,徐院长“去海外出差”,具体行程不便透露。

  这是一个矛盾的世界,尽管人类的繁衍离不开男女之事,但谁都认为那不是什么光彩之事。既如此,作为一国总统,为何连这点性都没有,而要在青瓦台的采购单中添上伟哥呢?即便采购能报销,也不过是一些小钱,如果自己悄悄购买了,也不会晒出来让全球人都津津乐道地围观。看来小便宜还是不能占,尤其是被置于全民监督之下时。(作者系人)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