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伟哥多钱 > 女总统朴槿惠为啥要买伟哥?

女总统朴槿惠为啥要买伟哥?


/ 2017-06-27

  据韩联社报道,11月22日,韩国在野党共同党议员金相希在查看青瓦台()购买的药品明细单的时候发现,去年12月时,青瓦台曾购入价值约83万韩元(约合人民币5000元)的西地那非(Sildenafil)。此事件被韩国报道后,引起国内广泛关注,其中不乏“”国民税收之类的质疑之声。青瓦台方面回应称:去年朴槿惠巡访非洲时,为了预防高山病而购买了西地那非,但是一次都没有用过。

  上世纪90年代,美国制药巨头辉瑞公司了一个新药研发项目,希望它能够通过生物活性物质一氧化氮舒张心血管平滑肌,达到扩张血管缓解心血管疾病——特别是心绞痛的目的。遗憾的是,对于遭受心绞痛的试用患者来说,这种新药并没有什么明显的疗效。

  然而,研究人员在进行药物临床观察时,却意外地发现该药物竟然具有改善腹股沟附近的血液循环,进而治疗男性勃起功能障碍(ED)的神奇副作用。于是,“伟哥”诞生了。自此,这种“蓝色小药丸”扬名世界,也为辉瑞公司带来了滚滚利润。主持“伟哥”研发工作的弗里德·穆拉德博士(Dr. Ferid Murad),也在1998年获得诺贝尔生理医学。至于它究竟能不能治疗心血管疾病,却从此无人关心。

  肺动脉高压被称为心血管病中的“癌症”,是肺动脉压力升高的一种血流动力学和病理生理状态,最终导致心力衰竭,它是一种致命性、进展性的肺血管疾病,如果不进行治疗,确诊后的平均时间约为2.8年。由于该疾病是由肺部血管的收缩或阻塞引发,故而具有扩张血管效果的“伟哥”,正好可以用来降低肺部血压。2013年版《新生儿治疗肺动脉高压诊疗指南》明确把西地那非作为治疗肺动脉高压的药物,在很多国家和地区,“伟哥”都注册了肺动脉高压适应证,可以作为肺动脉高压的靶向药物使用。

  在中国,由于没有注册适应证,“伟哥”仅仅被作为男性勃起障碍治疗用药,这意味着它无法被纳入医保。肺动脉高压患者的靶向药物几乎全都需要自费,人均年花费为2万元-20万元。即便如此,几大类靶向药物中,伟哥因价格相对便宜(月均花费2000元左右),还是成为中国患者的一线名肺动脉高压患者的用药情况的调查显示,肺动脉高压患者的用药中,辉瑞生产的“伟哥”万艾可成为使用率最高的药品,占到19.8%,礼来生产的“伟哥”希爱力也以15.8%的比例排行第三位。

  基于其作用原理,青瓦台方面“‘伟哥’也可以用来治疗高山病”的解释是有其合的。发表在《临床军医》上名为《口服西地那非对高原移居者肺功能的影响》的论文数据显示:驻守海拔3 700 m高原半年的10名志愿者,在其口服西地那非前、后0.5 h分别检测其肺功能。服药后志愿者的各指标均显著高于服药前,结论在高原口服西地那非能提高移居者的肺通能。

  ·可引起血压降低,而含三或硝酸盐等心脏病药物也会降低血压,“伟哥”与此类药混用时血压会大大降低,有时可能危及生命;

  ·青光眼患者音眼压较高,故有3%~5%的人可能出现急性青光眼,可使人一夜失明,即使治好也不能恢复原来视力;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